位子有妖氣

目人:

我要他们快乐恋爱!
是虫虫追贱呜呜呜
剩下的过几天画完!嘿嘿嘿

哦我在qq空间看到砍贱贱头流水线了妈耶
别这样对他啊啊啊啊啊!!!
让虫虫关爱他啊!

【HPSS】两个小段子

铁骨铮铮奈境泽:

最近tag里全是刀子,都没有小甜饼,于是尝试甜回来一波,很短,ooc,哈利仿佛三年级(……),请不要带脑子看(……)。
是从cp三十题里挑的两题。


1.牵手


“教授,伏地魔已经死了,你不用再这样躲着我了吧?”救世主不满地跟在斯内普身后说。


“是什么让你认为我需要躲一个波特?即使那个波特是救世主!”


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牵手?”


“我并不认为在公众场合应该做这种事。”斯内普的袍子翻动得更快,几乎要打在哈利的脸上。


“你刚醒来的时候,我们在医院,还接吻了——”


“别。提。那件事。”斯内普回过头来,咬牙切齿地说。但是哈利看见他的耳朵上有点可疑的红色,于是欢实地笑开了:“就牵一下,就一下。教授,斯内普教授,西弗……”


“闭嘴!”斯内普又迈开了步子走得飞快。哈利跟上去,从旁边握住了他的手。


“到教室之前给我放开。”


“是,教授!”绿眼睛的小狮子笑得眸光闪闪。


2.接吻


哈利和斯内普在地窖里约见时,通常都是斯内普在熬制魔药,而哈利在一旁看着他。斯内普常常为这种长时间的盯视而感到不自在,试图用冰冷的视线予以警告。但是显然,救世主对他的死亡射线已经没有了恐惧,表情无辜,甚至还有点愉快。而当斯内普一旦转回去盯着药剂,就会猝不及防地被凑上来的救世主在唇角偷一个吻。


“西弗,你真好看。”哈利由衷地感叹道。

Frozen ivy:

【授翻】萨杰漫画

来自@Yuushishio 的原创漫画,已拿到授权。
授权图在最后。


我超级喜欢这位太太的画风,麻雀的眼睛尤其有毒,故事内容也十分有趣,很有感染力且有深意~


所以就大胆地向TA要来了翻译权,以供广大同好享用,拿到授权后紧赶慢赶终于翻出来了,没想到刚翻完一开Lo太太又出新作了~果真产粮高手hhh~


翻译时我尽量遵循“信达雅”,
不过仍然建议有能力的小伙伴去阅读原作,
翻译作品毕竟带了个人思想在里面
原作链接:http://yuushishio.lofter.com/post/1eecf2dc_10870750


话不多说~祝各位看得开心~



From original comics of @Yuushishio  , i have got the right of translation ~ Screenshot in the final ~ I Really keen on Yuu 's comic style, especially sparrow 's eyes~

Yuushisho ' s stories are very interesting and infections ~So i requested the right of translation from Yuu , in orders to serve SJ fans ~

I have just finished the translation , Yuu 's new comics are uploaded~ hhhhh ~ so efficient

Although when i was translating, i made every effort to follow the “FEE”and original plots ,
i recommend SJ fans who have able to read the original comics for the better experience ~

Translated comics have translator 's individual thought ,it comes with the territory ~
Here is the original linkage:http://yuushishio.lofter.com/post/1eecf2dc_10870750

Have a good time ~

liner_:

害羞的萨拉查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
(单方面性转注意)

To⁺D:

拔叔家的万圣节Ⅱ~Abigail

想了想还是打了这个TAG,毕竟是女儿ˋ▽ˊ

以此激励我自己就算不会画男的也要加油画完另两只(′-`)

板子练习值真+1

拂雪燃香:

出坑失败,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新墙头我又掉回坑里来了_(:з」∠)_临近考试愈发想摸鱼,控制不住动了笔然后画得乱七八糟,不忍直视

嗯,画这张图是因为没有粮吃的我爬回去看旧粮,翻出了我很喜欢的一篇文。那文严格来说不算hpss,应该算lvss,因为是穿越到hp身上的lv和教授的故事,但是剧情很好,全程人物智商都在线,所以我就当是黑化的hp,吃得贼开心w

画这张图我是想画那种……黑化掉的哈利,或者说哈利的皮lv的芯的那种感觉,不过……大约是失败了……哎……其实我画到一半都想摔笔了,感觉自己就是个渣渣(ಥ_ಥ)

[HPSS] 斯内普教授决定去死

Memento Mori:

概述:事后回想起来,都是烤馅饼的错。


 


01.


斯内普教授从来没想过能在战争中活下来。哪怕命运三女神仁慈地让他逃过了阿瓦达的绿光,他也对活着这件事提不起丝毫兴趣。那时,他会选择一种体面而温柔的方式杀死自己。


死亡,他美妙的地下情人,他迫不及待要和她相会。




02.


斯内普教授在思考自己的墓志铭。


这很重要,在他的遗愿清单上位列第一,毕竟这可能是你死了后唯一还能传达的话。如果死后墓碑上被刻上“霍格沃茨魔药学教授,任教二十年”这样无趣的句子供学生参观,他会再被气死一次。


“这个人死于孤独。”


太惨了,不行。


“格兰芬多扣十分。”


这句不错,他得记下来。


“这个人最大的功劳是杀死了邓布利多校长,很难判断这功劳是属于哪一方的。”


用这句当墓志铭需要冒着墓碑被破坏、死后不得安宁的风险。


总之,他的日记本上写满了这样的灵感,为了死后做准备。


那个词怎么说来着,有备无患。




03.


他坐在在地窖的办公桌后,翻阅殡仪馆用猫头鹰邮递过来的产品目录,非常丰富的选择,从墓碑的样式到材质,从墓志铭的字体到文字装饰,这种严谨的职业态度令斯内普很是受用。


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到整个世界都在他面前敞开,他沉浸在这美妙的选择天堂,赞美这无穷的可能性。


不幸的是,斯内普从来都不是一个擅长做选择的人。下一秒,他就看晕了,在大理石、花岗岩、砂岩、石灰岩中举棋不定。


他觉得这些都很不错,低调冷峻的青铜墓牌,端庄肃穆的大理石墓碑,都很不错。


他唯一可惜的是,为什么只能死一次。




04.


完成刷坩埚任务的哈利踮着脚尖摸到斯内普背后,试图偷看斯内普手上的小册子。


斯内普从幻想中被惊醒,“你在做什么!”


“你在做什么!”哈利惊恐地尖叫。


他冷哼,不指望波特能够理解,“如你所见,安排死亡。”


哈利换上一副诡异的表情看着他。


他想起了这个男孩最终的命运,缓缓开口:“我建议你趁早给自己买一块墓地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战争结束后墓地就不那么好买了,有备无患。”


哈利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谢谢,但是我不需要。”


那个男孩对自己将要面对的死亡一无所知。斯内普几乎为他感到悲哀了起来。




05.


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。


除了一点——斯内普教授没能死成。


 


06.


斯内普在圣芒格醒来后,为自己没死成而陷入了忧虑。


活着这件事本身,就是一桩悲剧。


既然伏地魔没能把他弄死,他决定亲自动手。


他出院后第一件事,就是到自己坩埚前,熬了一剂无人能解的毒药。


在生命这出悲剧中,毒药将是他的谢幕。


 


07.


斯内普为什么没马上喝下去,这是有原因的。


他为挑选墓穴花了那么长的时间,不能随随便便说死就死,他还要选个喜欢的日子。


一个人只能死一次,他希望给予这件事应有的尊重。如果可以,他希望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清晨。


大多数人对活着很草率,对死亡也很草率。他们对生命缺乏敬意,永远无法欣赏死亡的美感。但斯内普很认真,如果霍格沃茨开授死亡学,他会二话不说丢下魔药课,现在在他心中,死亡才是头等大事。


第二件事是哈利申请了魔药助教,鉴于自己死后总要有人继续担任这个职务,而除了哈利他也没有其他人选。斯内普勉为其难地同意了。


 


08.


“这是什么,闻起来像是森林?”哈利好奇地指着那锅冷却下来后呈现灰白色的魔药,空气中混合着冬青、苔原、逝雪的气息。


“它闻起来像是死亡。”斯内普一边纠正着哈利的错误,一边把他从坩埚边拉开。


哈利睁大了眼睛,“用来自杀?”


“用来安眠。”


哈利压制下对着坩埚扔出“清理一新”的冲动,转向斯内普正色道:“你不能这样做。”


“你改变不了我的想法,波特先生。”


哈利撇了下嘴角,“我没有试图劝说你的意思,但是现在是夏天!没有人想在夏天来扫墓,天很热,大家都提不起兴致。”




09.


斯内普这么一想,觉得很有道理。让来参加葬礼的人顶着烈日,是一件很不尊重对方的事,他不想在死后还给别人添麻烦。 


看着斯内普陷入了沉思,哈利信心倍增,觉得自己在成功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,继续煽风点火,“等到秋天吧,那是一个寻死的好季节。”


秋天,听起来是个悲伤的季节。这是个好主意。


于是他决定死在一个秋天有雾的清晨。


哈利又为自己争取了一个夏季的时间。




10.


叶子变黄的时候,斯内普开始准备讣告。


他死亡大计划中密谋的同伙——哈利——告诫他说之前的魔药放置了太久,可能失效。万一没死全变成了植物人,大家都很尴尬。


斯内普觉得很有道理,花了两天时间重新熬制了一锅死亡魔药。


两天后,哈利因为魔咒失误把自己弄出了猫耳和尾巴,斯内普又气急败坏花了一周时间调配解药。


一周后的早晨,斯内普把魔药壁架整理了一遍,在桌前坐下来,决心这次彻底无视哈利。


但是哈利带着一股烤馅饼的香味不请自来,苹果、梨子、红莓,空气中溢满了熟透的水果散发的香甜气味,黄金的糖浆从三角切块的尖端摇摇欲坠。


“试试看,我做的。”哈利把托盘递到他面前。


斯内普沉默,犹豫着拿起了一块。


咬一口。


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哈利托着脑袋,仔细看着他的反应。


“你应该把你做馅饼的精力花到魔药上,它们有那么多相似之处。”


哈利听懂了夸奖,笑着回答:“好的,我明天也会给你带一块的。”


斯内普想说“没有明天了!”


但看着哈利漂亮的绿色眼睛,他决定稍稍纵容自己。




11.


人一旦轻信了他人,就会被一而再,再而三地欺骗。


斯内普教授就这么被糊弄到了冬天。第一片雪花落到他头上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距离秋天已经过去很久了。


“西弗勒斯,”哈利从背后叫他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“与你无关。”斯内普现在很生气。 


“可是外面很冷。”


“让我冻死吧。”


“于是你皮肤会冻成青紫色,死得很难看,而且肢体僵硬,不大好塞进棺木里。”


斯内普犹豫了一下,就被哈利哄回了地窖,壁炉跳动着金色的火苗,手里塞进一杯热可可。


“我本该在一个月前自杀。”


“没事,你还有明年秋天。”


“那太久了。”


“我陪你等。”




12.


第二年的秋天,斯内普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去死这回事了。


他还发现哈利已经很久没有回自己寝室了。


他到最后都没发现这有什么不对之处。




13.


活着很艰辛。(Life is hard. )


但至少总有一条快速通道来逃离——把自己弄死。


Well.  Harry is hard too. 




END





[HPSS] 斯内普教授决定去死

Memento Mori:

概述:事后回想起来,都是烤馅饼的错。


 


01.


斯内普教授从来没想过能在战争中活下来。哪怕命运三女神仁慈地让他逃过了阿瓦达的绿光,他也对活着这件事提不起丝毫兴趣。那时,他会选择一种体面而温柔的方式杀死自己。


死亡,他美妙的地下情人,他迫不及待要和她相会。




02.


斯内普教授在思考自己的墓志铭。


这很重要,在他的遗愿清单上位列第一,毕竟这可能是你死了后唯一还能传达的话。如果死后墓碑上被刻上“霍格沃茨魔药学教授,任教二十年”这样无趣的句子供学生参观,他会再被气死一次。


“这个人死于孤独。”


太惨了,不行。


“格兰芬多扣十分。”


这句不错,他得记下来。


“这个人最大的功劳是杀死了邓布利多校长,很难判断这功劳是属于哪一方的。”


用这句当墓志铭需要冒着墓碑被破坏、死后不得安宁的风险。


总之,他的日记本上写满了这样的灵感,为了死后做准备。


那个词怎么说来着,有备无患。




03.


他坐在在地窖的办公桌后,翻阅殡仪馆用猫头鹰邮递过来的产品目录,非常丰富的选择,从墓碑的样式到材质,从墓志铭的字体到文字装饰,这种严谨的职业态度令斯内普很是受用。


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到整个世界都在他面前敞开,他沉浸在这美妙的选择天堂,赞美这无穷的可能性。


不幸的是,斯内普从来都不是一个擅长做选择的人。下一秒,他就看晕了,在大理石、花岗岩、砂岩、石灰岩中举棋不定。


他觉得这些都很不错,低调冷峻的青铜墓牌,端庄肃穆的大理石墓碑,都很不错。


他唯一可惜的是,为什么只能死一次。




04.


完成刷坩埚任务的哈利踮着脚尖摸到斯内普背后,试图偷看斯内普手上的小册子。


斯内普从幻想中被惊醒,“你在做什么!”


“你在做什么!”哈利惊恐地尖叫。


他冷哼,不指望波特能够理解,“如你所见,安排死亡。”


哈利换上一副诡异的表情看着他。


他想起了这个男孩最终的命运,缓缓开口:“我建议你趁早给自己买一块墓地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战争结束后墓地就不那么好买了,有备无患。”


哈利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谢谢,但是我不需要。”


那个男孩对自己将要面对的死亡一无所知。斯内普几乎为他感到悲哀了起来。




05.


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。


除了一点——斯内普教授没能死成。


 


06.


斯内普在圣芒格醒来后,为自己没死成而陷入了忧虑。


活着这件事本身,就是一桩悲剧。


既然伏地魔没能把他弄死,他决定亲自动手。


他出院后第一件事,就是到自己坩埚前,熬了一剂无人能解的毒药。


在生命这出悲剧中,毒药将是他的谢幕。


 


07.


斯内普为什么没马上喝下去,这是有原因的。


他为挑选墓穴花了那么长的时间,不能随随便便说死就死,他还要选个喜欢的日子。


一个人只能死一次,他希望给予这件事应有的尊重。如果可以,他希望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清晨。


大多数人对活着很草率,对死亡也很草率。他们对生命缺乏敬意,永远无法欣赏死亡的美感。但斯内普很认真,如果霍格沃茨开授死亡学,他会二话不说丢下魔药课,现在在他心中,死亡才是头等大事。


第二件事是哈利申请了魔药助教,鉴于自己死后总要有人继续担任这个职务,而除了哈利他也没有其他人选。斯内普勉为其难地同意了。


 


08.


“这是什么,闻起来像是森林?”哈利好奇地指着那锅冷却下来后呈现灰白色的魔药,空气中混合着冬青、苔原、逝雪的气息。


“它闻起来像是死亡。”斯内普一边纠正着哈利的错误,一边把他从坩埚边拉开。


哈利睁大了眼睛,“用来自杀?”


“用来安眠。”


哈利压制下对着坩埚扔出“清理一新”的冲动,转向斯内普正色道:“你不能这样做。”


“你改变不了我的想法,波特先生。”


哈利撇了下嘴角,“我没有试图劝说你的意思,但是现在是夏天!没有人想在夏天来扫墓,天很热,大家都提不起兴致。”




09.


斯内普这么一想,觉得很有道理。让来参加葬礼的人顶着烈日,是一件很不尊重对方的事,他不想在死后还给别人添麻烦。 


看着斯内普陷入了沉思,哈利信心倍增,觉得自己在成功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,继续煽风点火,“等到秋天吧,那是一个寻死的好季节。”


秋天,听起来是个悲伤的季节。这是个好主意。


于是他决定死在一个秋天有雾的清晨。


哈利又为自己争取了一个夏季的时间。




10.


叶子变黄的时候,斯内普开始准备讣告。


他死亡大计划中密谋的同伙——哈利——告诫他说之前的魔药放置了太久,可能失效。万一没死全变成了植物人,大家都很尴尬。


斯内普觉得很有道理,花了两天时间重新熬制了一锅死亡魔药。


两天后,哈利因为魔咒失误把自己弄出了猫耳和尾巴,斯内普又气急败坏花了一周时间调配解药。


一周后的早晨,斯内普把魔药壁架整理了一遍,在桌前坐下来,决心这次彻底无视哈利。


但是哈利带着一股烤馅饼的香味不请自来,苹果、梨子、红莓,空气中溢满了熟透的水果散发的香甜气味,黄金的糖浆从三角切块的尖端摇摇欲坠。


“试试看,我做的。”哈利把托盘递到他面前。


斯内普沉默,犹豫着拿起了一块。


咬一口。


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哈利托着脑袋,仔细看着他的反应。


“你应该把你做馅饼的精力花到魔药上,它们有那么多相似之处。”


哈利听懂了夸奖,笑着回答:“好的,我明天也会给你带一块的。”


斯内普想说“没有明天了!”


但看着哈利漂亮的绿色眼睛,他决定稍稍纵容自己。




11.


人一旦轻信了他人,就会被一而再,再而三地欺骗。


斯内普教授就这么被糊弄到了冬天。第一片雪花落到他头上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距离秋天已经过去很久了。


“西弗勒斯,”哈利从背后叫他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“与你无关。”斯内普现在很生气。 


“可是外面很冷。”


“让我冻死吧。”


“于是你皮肤会冻成青紫色,死得很难看,而且肢体僵硬,不大好塞进棺木里。”


斯内普犹豫了一下,就被哈利哄回了地窖,壁炉跳动着金色的火苗,手里塞进一杯热可可。


“我本该在一个月前自杀。”


“没事,你还有明年秋天。”


“那太久了。”


“我陪你等。”




12.


第二年的秋天,斯内普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去死这回事了。


他还发现哈利已经很久没有回自己寝室了。


他到最后都没发现这有什么不对之处。




13.


活着很艰辛。(Life is hard. )


但至少总有一条快速通道来逃离——把自己弄死。


Well.  Harry is hard too. 




END